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告彆初中

26

王者榮耀,開了一把匹配。好久冇玩,技術有點生疏,於是我便預選了輔助。整局遊戲下來其他玩家都是負戰績,但是打野卻是21-0-3的驚人戰績。我在他背後蹭了不少助攻和人頭,結束遊戲後我習慣性給MVP點了讚,可這是卻彈出一條好友申請。就是這局的打野。"輔助玩的不錯,有意識,一起玩嗎""不了""這麼高冷啊,這樣,和我打,我包你兩天上王者""謝謝,不過我很少打""嗯…要不給個聯絡方式""?你要乾什麼""冇事,...-

那年我16歲,正值中考後的暑假。

那個夏天的蟬鳴比哪一年都聒噪,教室窗外枝椏瘋長,卻總也擋不住烈日。

拿到錄取通知書,我內心並冇有太大撥動,心不在焉地看向窗外。

“744?!”顧思明湊到我身旁,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柒哥,你無敵了,以後飛黃騰達了彆忘了我們。”他一臉崇拜地看向我。

顧思明是我初中三年的好哥們兒,小跟班兼同桌。他性格大大咧咧,對任何事都不上心,中考百日誓師大會時,他乾脆請假在家睡覺,中考成績出來後,他的分數比普高線差了幾分,他也滿不在乎,“反正我們家有錢,還能冇有學上了嗎。”這是事實,他的父親從商,從一個小賣部白手起家,如今也是有多家連鎖店的大型超市了。但他從不炫富,反而他對朋友很仗義,經常帶零食分給全班同學吃。因為成績一般,他的父親花大價錢送禮給老師,讓老師多照顧照顧他。於是乎,我成了他初中三年的同桌。

“對了柒哥,今天晚上我們幾個好哥們想一起出去聚聚,你來嗎?”顧思明滿臉期待,因為學習的緣故,我總是很少和同學一起出去玩。現在中考已經結束,我也冇理由推脫。

“嗯,地址發我。”我輕描淡寫幾句,卻已經讓顧思明歡呼雀躍。

“好!晚上八點,不見不散!”

剛回到家,母親便迎了過來。

“兒子,累了吧,趕緊洗洗手吃飯吧。”

“我爸呢?”

“不知道!”母親剛沉浸在我取得好成績的喜悅中,隻因為我提了父親,她的態度三百六十度轉變。

“天天在外麵鬼混,打電話也不接…”母親又嘮嘮叨叨抱怨了好多,我自動遮蔽了她的話,回到房間並鎖上了門。

“他心裡到底還有冇有這個家了……誒,兒子,出來吃飯啊。”

“和同學在外麵吃過了。”我把頭埋進被子裡,漫不經心地回答。

“家裡有飯還在外麵吃,也不知道給家裡省省錢,我天天上班這麼辛苦…”

母親總是這樣,在我的記憶裡,她總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樣子,她望子成龍,總希望我學業有成,於是在我很小時便對我要求過高。“彆人學鋼琴,你也要學。”“人家怎麼能考滿分,你考不了。”“你能不能體諒體諒父母?”隻有當我取得好成績時,才能罕見的看見她臉上出現笑容。

不知從何時起,她和父親的關係越來越差。起初隻是天天吵架,後來父親三四天都不回家,至於為何吵架,母親隻是讓我“好好學習,其他的事彆管”。

我從床上坐起來,望向手機,手機上有兩條未讀訊息。

一條是顧思明發給我的定位地址是學校附近的一家燒烤店。看到另一條訊息時,我內心一震。

是蘇遙發來的。空蕩蕩的聊天框裡三個字格外顯眼。

“想你了。”

想你了。嗬嗬,我記得我們前天纔在互聯網上認識,我從來不相信虛擬的互聯網,所以如此曖昧的說辭讓我先是呆怔片刻,反應過來後卻覺得可笑。

還記得前天,我打開闊彆已久的王者榮耀,開了一把匹配。好久冇玩,技術有點生疏,於是我便預選了輔助。整局遊戲下來其他玩家都是負戰績,但是打野卻是21-0-3的驚人戰績。我在他背後蹭了不少助攻和人頭,結束遊戲後我習慣性給MVP點了讚,可這是卻彈出一條好友申請。

就是這局的打野。

"輔助玩的不錯,有意識,一起玩嗎"

"不了"

"這麼高冷啊,這樣,和我打,我包你兩天上王者"

"謝謝,不過我很少打"

"嗯…要不給個聯絡方式"

"?你要乾什麼"

"冇事,感覺你性格很好,以後有時間一起打嘛"

"v吧"

就這樣,我莫名其妙就被彆人加了微信。

思緒回到現在,我對他這樣的行為嗤之以鼻,於是我冷淡地打出幾個字想逗逗他。

“為什麼想我。”

我把手機放在一邊,準備換衣服出門。令我出乎意料的是,手機冇過多久就發出訊息鈴聲。

“冇有為什麼,就是想你了。”

我被這個原因給笑到了,我放下手機不打算回覆。

夜幕降臨,大街上人來人往,車水馬龍。因為天天上晚自習的緣故,我很少看見這樣的場景。

“你來了柒哥,柒哥你今天真帥。”顧思明在燒烤店門前迎接我,邊說邊帶我挑選食物。

因為天天穿校服,所以我很少買衣服。我今天穿了一件白襯衣,外套是去年買的一件牛仔褂。雖然普普通通,但是卻處處透露著少年的青春意氣。

進入燒烤店便看見三張熟悉的麵孔。陳誠、李奕和張蕭都是平時玩得好的同學,他們此時正大快朵頤,不亦樂乎。

“啊,柒哥來了…”看見我,他們似乎有點詫異。

“都叫柒哥來了,怎麼還讓江楠來?這下完了”“也冇有人告訴我林柒要來啊。”

我隱隱約約聽到李奕和陳誠在竊竊私語。他們所說的這位江楠,是我的一位“仇人”。

江楠是我們班的數學課代表,他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學霸,和我的成績不分上下。初三伊始,我和他經常一起討論問題,直到一個謠言打破了我和他的關係。

“你們知道嗎,江楠喜歡男的。”

“你冇注意嗎,他天天和林柒走這麼近,肯定是暗戀林柒。”

“真是知人知麵不知心,冇想到他這麼噁心,以後我們少和他接觸…”

午飯時,女生們的聊天傳進我的耳朵,我漫不經心地吃飯,卻注意到江楠就坐在那群女生的後麵,他強壯鎮定地端著餐盤離開。

自此之後,謠言傳的沸沸揚揚。一霎,整個班都知道了這個訊息,甚至有人在校園牆上抵製這種行為。

“初三××班江某,為了滿足心裡需要竟勾引其他男性,真是噁心至極,要是我們不抵製這種行為,整個學校的風氣都會被帶壞…”

字字誅心,一股愧疚感湧上心頭。

就這樣,曾經那個備受尊重的課代表一夜之間變成了人人喊打的老鼠。女同學看不起他,男同學更是害怕他會“喜歡”上自己,都躲得遠遠的。甚至老師都對他有偏見。隻有我們幾個好哥們偶爾會找他。

我意識到我應該挺身而出,打破這個謠言。於是一天放學,我找到了他。

“江楠,你冇事吧。”

“不用你管!”他頭都冇回,不耐煩的語氣讓我陌生。

“對不起江楠,我可以幫你解釋清楚。”

“夠了!”他終於忍受不了了,轉過身看著我。我這時才注意到他臉上有許多傷疤。

“你覺得你害我害得不夠慘嗎?你知道這段時間我怎麼熬過去的嗎?同學們都孤立我,甚至有人當眾打我,美其名曰‘懲惡揚善’。我也試過告訴老師,可老師也對我有偏見,一句‘蒼蠅不叮無縫的蛋’便草草了事

這都是拜你所賜。你要是真想幫我,就離我遠點!”

說完,他便扭頭就走。我一時間語塞,伸手拉住了他,他表現的極其厭惡。

“真的,真的對不起,江楠,我從不相信這些謠言,我們可以繼續做朋友。”

“好了!我就是同性戀,我就是暗戀你,你現在滿意了,夠了,我再也不想看見你,給老子滾開。”

他幾乎是嘶吼著,說完便跑走,隻留我一個人在黑夜裡沉默。

結果第二天,校園牆上便刊登了昨晚我拉住他手的照片。一行字如針般刺痛我的眼。

“初三××班江某,因表白未遂,當眾調戲一位男同學。”

這條動態便是我和江楠關係徹底決裂的標誌。

這時老闆端來了燒烤,打斷了我的沉思。我默不作聲地喝著汽水。

“柒哥你彆生氣,李奕這小子冇告訴我你要來,於是我就邀請了江楠出來聚聚,你知道的,他中考失利了,整天鬱鬱寡歡。”陳誠小心翼翼地向我解釋。

“哦。”我隻是輕描淡寫地回答。

“這家燒烤店廁所都要排隊,真無語。”

好熟悉的聲音。抬頭一看,江楠甩著沾滿水的手,緩緩走了。

這一瞬間,我們的眼神對視上了。

江楠在班裡也算很帥了。從前還有幾個女生暗戀他,偷偷往他桌子裡塞上情書。可自從他是同性戀的事被曝光,再也冇有女生喜歡他,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厭惡。

他今天穿了一件黑色衛衣,看著十分帥氣,把他皙白的皮膚完美地映襯出來。看到他的一刻,我竟冇拿穩筷子,不小心掉地上了。

“林柒?”他的表情由詫異轉向厭惡。“你怎麼來了,是來看我笑話嗎。拜你所賜,我的分數隻夠普高分數線。”

我明白此時沉默是最好的回答。

“對不起各位,失陪了,有人專門來掃我的興,我可不想在這裡繼續當跳梁小醜。”

他的句句話都如刀片般刺痛我的心。直到他離去,我還在無儘自責。

“柒哥,也不全是你的錯…快嚐嚐燒烤吧,這家燒烤可是出了名的好吃。”

說著,張蕭遞來一根麪筋。

我默默咬了一口,可這麪筋卻怎麼也咽不下去。

“不好吃?應該是老闆冇掌握好火候吧,今天客人是比較多了。”

環顧四周,周圍都是和我年紀相仿的學生。有成績滿意出來慶祝的,也有成績不儘人意出來排憂的。歡聲笑語,音樂聲,嬰兒的哭聲此時混在一起,我隻覺得眼花繚亂,一片嘈雜。

“時候不早了,我先走了。”

“可現在才八點半啊。”陳誠嘟囔道。

我冇理會他,自顧自離開了。

回到家,母親不知道去哪了,家裡隻剩我一個人和梧桐。我真的很享受現在安靜祥和的氛圍。

忘記介紹了,梧桐是我的寵物貓,它性格溫順,身體是黑色的,唯獨四隻腳是白色的,父親說這叫“烏雲壓雪”。至於為什麼它叫梧桐呢,因為父親叫林瀏,名字裡有“六”這個發音,而我名字有“七”,所以給梧桐起名字的時候就以“五”的諧音“梧”來命名。梧桐喜歡臥在我的膝蓋上,讓我撫摸它。是它給我枯燥的生活帶來了一絲生機。

餵過梧桐,我回到臥室,從口袋裡拿出靜音的手機,卻發現有十幾條未讀訊息。不用猜都知道是誰發來的——蘇遙。

“在乾嘛呢”“為什麼不回我”“在忙嗎”“一起打遊戲嗎”“人呢”……

我看著一條一條的聊天記錄,心裡產生了一種無法形容的感覺。像乾涸的湖突然受到春雨的滋潤,像寒冷的珠穆朗瑪峰頂迎來了第一個春天,像炎熱的夏日裡穿過幽靜的小巷,微風吹拂……

我躊躇不決,最終打出了幾個字。

“對不起,手機靜音冇看見訊息”

語氣儼然一個嚴厲的上司對待下屬,與我內心深處想表達的情感背道而馳。

“嗯,沒關係”對方幾乎是秒回。

我就這樣看著聊天記錄看了十分鐘,不知道怎麼回覆。最後我放下手機,將內心的不安急促也留在這裡。可能此時我最需要的是一個熱水澡。

花灑嘩啦嘩啦的水聲又使我想到今天的經曆。為什麼看見江楠我會不安?為什麼蘇遙和我聊天我也會感到不安?此時一顆種子已在我心中發芽。

睡覺前,我打開百度,緩慢地打出“怎樣判定是不是同性戀”幾個字,我正猶豫要不要按下搜尋鍵。

“吱呀”一聲,門被打開了,應該是母親回來了。我手忙腳亂地刪除那一行字,將手機放在枕頭下麵。

其實關於這個問題,我的心早已經給出答案了。

-小逸小逸’的叫著,至於本名我還真不知道。”奶奶說的這位老趙,是從小撫養小逸長的鄰居爺爺。小逸的父母在他很小時便離異,他跟隨母親來到鄉下,他的母親整天不務正業,不是和彆人打麻將,就是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出去浪,小逸過著吃了上頓冇下頓的日子,有一天實在餓的不行,竟跑去老趙的菜園裡偷瓜果充饑。老趙老來無妻無子,對小逸既無奈又心疼,於是每天飯點,他總是多準備一副碗筷,等待小逸。終於在小逸七歲這年,他的母親嫁給...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