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再遇

26

。”沈鬆眠翻書的手頓了一下,緊接著問:“叫什麼?”“季、栩、生,”陶冶一字一頓道,“認識嗎?”沈鬆眠的眼裡看不出任何情緒,隻是輕飄飄說了句:“以前的仇人。”陶冶一下子就八卦起來了:“仇人?為什麼,你兩原來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經曆嗎,他轉到這個班不會就是找你麻煩吧。”“我找他麻煩還差不多,不該管的事彆管,滾。”“哦...”上課鈴響了,這節剛好是李姐的英語課,李姐進教室的時候,後麵還跟著一個男生,他一走進...-

雨滴打在醫院的窗戶上,發出劈裡啪啦的聲響。

這聲音與急救室裡儀器的嘀嘀聲交織在一起,讓人心情更加沉重。

急救室門外的人隻有兩個,一個將近六七十歲的老婆婆,和一個十六七歲的左右的少年。

少年雙手合十,口中唸唸有詞,身體時不時顫抖,似乎是祈禱奇蹟發生。

雨似乎冇有要停下來的跡象,反而越下越大。它似乎在訴說著什麼,也許是對生命的無常和脆弱的感歎。

老婆婆慢慢走到少年旁,輕輕拍著背道:“眠眠啊,會冇事的…”

少年也隻是象征性的點點頭。

醫院的緊張氣氛讓人感覺時間彷彿凝固了。每一秒都變得格外漫長,似乎是過了幾天幾夜,急救室的門終於打開了。

沈鬆眠立馬站起,長時間的久坐讓他腿部痠痛,但他還是硬著頭皮走到醫生麵前問道:“醫生,我媽媽她……?”

醫生歎了口氣,開口時,一道雷劈了下來,正中醫院旁,打破了急救室門口原有的死寂。

沈鬆眠並冇有聽清楚醫生說的什麼,那一道雷聲,掩蓋住了所有聲音。

他隻知道,他不會再見到他的母親了。

喪事到結束,沈鬆眠都冇有說過話,親戚們都理解,一個活潑好動,惹是生非的人,剛剛經曆了天人永隔,誰都活潑不起來吧。

事情辦妥後,親戚們都陸陸續續的離開了,家裡也隻剩下沈鬆眠和外婆兩人。

沈鬆眠看了眼掛鐘,已經是後半夜了,他勉強擠出一個微笑對外婆說道:“外婆,睡覺去吧,彆弄壞了身子。”

外婆抹了抹眼淚點點頭,讓沈鬆眠也早些睡就回房了。

沈鬆眠正準備去洗漱,門口傳來開鎖的聲音,他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門外,生怕是小偷之類的人。

門一打開,一股濃烈的酒味撲鼻而來,如同一股無形的衝擊波,瞬間充斥著整個空間,是沈鬆眠的父親沈霧池回來了。

沈鬆眠看著自己醉的不成樣子的父親,怒氣一下子就上來了,抓著他的衣領把他拉到外麵。

沈霧池被他拽的踉蹌了好幾下才站穩,他眼睛對上焦看清楚對方後,散漫的說道:“那女人死了啊?”

沈鬆眠一個冇忍住,對著他爸的臉就來了一拳:“你還好意思提我媽?要不是你整天賭博,在外麵找小三,我媽她能自殺?沈霧池,你臉呢,你就一點也不愧疚嗎?!都是你害了她!”

沈霧池揉了下自己被打的臉,毫無愧疚的說道:“我為什麼要愧疚?我做了什麼殺人犯法的事嗎?你有本事就把我告上法庭,你看法院那邊是信你的空口無憑還是相信事實。”

沈鬆眠的手緊緊攥成拳頭,指節發白,手臂微微顫抖,盯著和自己有幾分相似的臉,又瞥向了屋子,最後隻是給了他一腳,就用力關上房門帶著一肚子火回房間了。

一絲寒意叫醒了熟睡的沈鬆眠,他打開手機一看,已經是上午九點半了,已經請了大概一個星期的假了,也差不多養足了精神,再不回學校可就不禮貌了,想著他就站了起來。

沈鬆眠站在視窗向外看著,冇有一絲陽光,烏雲密佈狂風怒吼,是下雨的節奏啊。

沈鬆眠簡單的洗漱了幾下,就拿了把傘去學校了。

一路上風大的離譜,沈鬆眠感覺自己是被吹到學校去的。

他在學校門口看了眼時間,十點二十了,同學們這個時候在跑操,於是沈鬆眠在對麵買了兩杯奶茶才進學校。

一進校門就聽到了跑操的音樂,已經接近尾聲了,沈鬆眠提著奶茶回到了空無一人的教室,坐回了最後一排靠近後門的屬於他的位置開始耍起了手機。

玩得正開心,一隻手從他後麵拿走了手機,沈鬆眠回頭一看,得,是自家班主任。

沈鬆眠立馬站起來打招呼:“哈嘍啊李姐,一個星期冇見想我了嗎?”

李姐被他逗樂了,笑著說道:“你走之後班裡清淨了不少,還真有些不習慣呢。”

沈鬆眠笑了笑冇說話。

李姐接著說道:“你家的情況,我都聽說了,不過你今天既然來了,說明你已經調整好了,老師相信你,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找老師哈。”說著還拍了拍比自己高出一截的人的肩膀。

沈鬆眠點點頭:“謝謝老師。”

大課間也結束了,同學們都陸續回了教室,看見沈鬆眠都要來上一句:“喲,沈哥回來了啊。”

陶冶衝破人群用力勾住了沈鬆眠的脖子,“你還知道回來啊,想死你了。”

沈鬆眠嫌棄的推開他,拿了杯奶茶遞給他,“喏,跑步累了吧,給你一點失去兄弟的賠償。”

陶冶高興地拿起奶茶猛吸幾口,後知後覺道:“誒,李姐有冇有跟你說你有同桌了啊?”

沈鬆眠一臉懵。

“哦,看來冇有,”陶冶喝了口奶茶,“前幾天轉來一個新同學,他還特地問過班上的人你在不在這個班上,還說想坐在你旁邊,李姐也同意了,我跟你說哈,他長得特彆帥,當時班上的女生誒,嘖嘖,不過冇你帥,嘿嘿。”

“少拍馬屁,叫啥名兒啊?”沈鬆眠白了他一眼無聊的翻著桌子上的英語書。

“好像叫...季栩生。”

沈鬆眠翻書的手頓了一下,緊接著問:“叫什麼?”

“季、栩、生,”陶冶一字一頓道,“認識嗎?”

沈鬆眠的眼裡看不出任何情緒,隻是輕飄飄說了句:“以前的仇人。”

陶冶一下子就八卦起來了:“仇人?為什麼,你兩原來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經曆嗎,他轉到這個班不會就是找你麻煩吧。”

“我找他麻煩還差不多,不該管的事彆管,滾。”

“哦...”

上課鈴響了,這節剛好是李姐的英語課,李姐進教室的時候,後麵還跟著一個男生,他一走進來班裡的女生都在傻笑。

沈鬆眠本來想趴下休息一會,但被吵得根本睡不了,他煩躁的睜開眼睛,卻發現旁邊坐了個人,沈鬆眠一下子就精神了,逃避似的將椅子挪到了最邊上,身體和牆融為一體。

季栩生並冇有什麼反應,隻是安安靜靜的聽著課。

這樣最好,互不打擾。

“沈鬆眠,你來告訴我,第十題選什麼?”李姐的聲音傳來。

“啊……?”沈鬆眠慢吞吞的站起來,翻了翻手中空白的作業。

他看向了坐在自己前麵的陶冶,陶冶接受到了沈鬆眠的信號,用書擋住臉做了一個“我不會”的口型。

沈鬆眠:……

“選B。”旁邊的人傳來聲音。

沈鬆眠根本冇想到季栩生會幫他,愣是盯著他看了半晌。

“你倒是選啊,看人家季栩生乾嘛,他臉上有答案嗎?”李姐嚴厲道。

沈鬆眠被嚇了一跳,脫口而出說出了季栩生給他的答案。

李姐點點頭:“不錯,答對了,看來也有在認真搞英語,好坐下吧。”

陶冶則扭過頭來給他豎了一個大拇指。

沈鬆眠白了他一眼,又偷偷瞥了旁邊的季栩生一眼,然後紅著耳根趴在桌子上“睡覺”了。

季栩生扭過頭看著睡著的沈鬆眠,伸出手想輕撫對方的耳垂,但還是將手停在了半空中,而後落下。

伴隨著李姐枯燥的天書講解,終於是聽見了悅耳的下課鈴。

待李姐說下課後,沈鬆眠當即一個箭步跨出教室,全班都瞪大了眼睛。

外麵還在颳風,但沈鬆眠覺得自己就像個蒸籠上的包子一樣,快熟透了。

他不能待在教室裡了,不能坐在某人旁邊,不然他覺得他會瘋掉的。

下一節課是語文課,正巧沈鬆眠的文科很好,也不需要聽課,況且語文老師也不知道他回來了,可以翹課了。

沈鬆眠想著,然後就一溜煙兒似的跑到李姐的辦公室門口。

他敲了敲門,裡麵傳來請進的聲音後,他纔打開門用眼神光顧著辦公室。

今天是週五,上午上完課後下午就放假了,其他任課老師早早就跑路了,隻有班主任要留下來給本班放學。

“哎呀李姐,還是有點心疼你啊,其他老師早跑了,你還得守著我們放學。”沈鬆眠略帶嘲笑的說道。

李姐不傻,當然也聽出來了,歎了口氣說:“這就是當班主任的痛啊,不過還好,心情不好可以給你們加作業,這樣一來大家心情就都不好嘍。”

沈鬆眠:“……”

“哈哈哈我開玩笑。”李姐捂著嘴笑了半天,“你怎麼過來了,快上課了,你要逃課嗎?”

“我心情不好,來找班主任談談心有問題嗎?而且語文,我不聽也冇事。”沈鬆眠驕傲的說道。

李姐白了他一眼:“你什麼時候能把英語提上去,年級第一的位置非你莫屬。”

沈鬆眠尬笑:“可能我太愛國了,以至於我的大腦不讓我學進去一點洋語。”

李姐被逗樂了,說著就要拿出英語書,“我幫你補補課吧,你來都來了,不拿點知識怎麼好意思回去?”

沈鬆眠連忙擺手:“不不不,我隻是來找你喝茶的,不是來看天書的!”

李姐歎著氣把英語書放了回去,給沈鬆眠倒了杯水,“喏,‘茶’,你想聊什麼?”

“我也不知道,要不……聊聊新同學?”沈鬆眠隨口一說。

“哦對,我正想問你呢,你們兩原來是不是認識,季栩生剛轉過來就問我咱班是不是有個叫沈鬆眠的,我說你請假了,要幾天才能回來,他堅持要和你同桌,我當時就想著反正你一直單人單桌就給你們編上同桌了。”李姐一副吃瓜樣。

沈鬆眠不失禮貌的笑了笑:“冇什麼,你隻要知道我們確實認識就好了。”

“不說?那我可就去問季栩生了哈。”李姐笑著說。

沈鬆眠:“……”

“就是以前……算吵架吧,很長時間了,我慪氣呢,我一會就找他和好行了吧?”沈鬆眠無可奈何。

李姐滿意的點點頭:“這樣纔對嘛,同學之間得互幫互助,兄弟冇有隔夜仇。”

沈鬆眠敷衍的笑了笑。

他們在辦公室聊了聊以後的打算,離下課隻有五分鐘了,於是他們一起回了教室準備放學。

到教室門口就已經感覺到了同學們坐立不安了,都等著下課鈴一打直接飛出學校。

語文老師,人稱老朱,早就放棄了講課,和同學們聊的那叫一個嗨啊。

“老朱,想我冇?”沈鬆眠靠在門框上笑著說。

老朱一看自己最自豪的學生回來了,當即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哎呀,小沈回來了,太高興了,以後上課有人點嘍。”

沈鬆眠:“……”

合著我是你的答題機器呢?

“行了你能下班了,走吧走吧,李姐給我們放學來了,我們也等著解放呢。”

兩位老師打了個招呼,交接儀式就完成了。

李姐走上講台,對著還靠著門框悠閒的不得了的沈鬆眠說:“你給我坐回去,還冇放學彆放肆。”

沈鬆眠下意識看向季栩生,對方正在埋頭做題,冇有在意放學的事。

沈鬆眠同手同腳走回座位。

李姐從講台裡麵掏出一大堆卷子,拍了拍說:“來,這就是你們的假期作業,不多。”

班裡瞬間唉聲一片。

李姐自顧自的髮捲子,到手的卷子一張張堆積起來,從一張變成了億張。

“草,兩天假期讓我們寫完這麼多卷子,李姐,你開玩笑呢?”沈鬆眠無奈的翻了翻麵前堆成山的卷子。

“哼,這有什麼的,隔壁尖子班做的可是我們的一倍呢,你不想做這些也可以,全換成英語你就不用做其他的了……”

“我突然覺得一點都不多了,李姐,你真人性。”沈鬆眠打斷了他的話。

眾人:“……”

“好了,假期裡注意安全,按時完成作業,冇做完有你們好受的,其他人可以走了,季栩生和沈鬆眠留下。”

沈鬆眠不解的看著李姐。

等同學們都走後,李姐把那兩人叫到跟前,“以沈鬆眠的性格,你們不和好的話,對季栩生有威脅,你們看怎麼辦?”

“靠,什麼叫我對他有威脅,我還能一刀捅了他不成??”沈鬆眠有點無語。

“我會的,”身旁人傳來聲音,“老師,我會讓他跟我和好的。”

沈鬆眠錯愕的看向季栩生,接著又對上了李姐的眼神,他隻能點頭敷衍。

李姐滿意的笑了笑,放他們走了。

風還是格外的大,但還是吹散不了沈鬆眠的熱氣。

馬上就要走出校門了,沈鬆眠已經準備好跑冇影了,但隔壁的季栩生像是有讀心術一樣,輕輕抓住了他的衣角,淡聲道:“可以,敘一下舊嗎?”

沈鬆眠不耐煩的看向他,本來是想拒絕的,但看著季栩生那張委屈的臉,拒絕的話還是冇有說出來。

“去哪?”沈鬆眠煩躁的問。

“老地方,我冇搬家。”季栩生答道。

沈鬆眠愣了一下,而後哦了一聲。

他們乘著公交車來到了一條小路旁,從小路走進去是一個小村莊,四下無人,冇有城市的喧鬨,隻有小動物在草叢裡歡唱的聲音。

沈鬆眠回到了這個熟悉的地方,回到了他很久冇回的家,好像什麼都冇變,又好像什麼都變了。

沈鬆眠來到自己原來的小花園,裡麵的花都還冇有枯萎,不禁在心裡誇這花生命力真頑強。

“想聊什麼?”沈鬆眠回頭看向盯了自己許久的季栩生。

“我隻是,想解釋一下當年我……”

沈鬆眠打斷了他:“不用,無所謂啊,走了就是走了,乾嘛要解釋,我們隻是領居而已。”說著用手觸碰了下看著像剛長出來冇多久的花。

“你就這麼不想聽我解釋嗎?”季栩生有著哽咽的說道。

“你現在想起來解釋了啊,當時走的時候怎麼不說呢,怎麼不解釋完再走呢,一千多個日夜,我還想過你某一天會回來找我呢,給我解釋你為什麼不告而彆,但是你冇有啊,哈哈,原先咱們說的承諾現在看來真是好笑呢,是當時太小太傻了。你現在回來乾嘛,讓我記得有個騙我的人還活著嗎?”沈鬆眠幾乎是笑著說完的,但是眼角還是紅了。

“眠眠,我……”

“彆他媽叫我眠眠,好了就聊到這吧,舊也敘完了,以後大家就是同學,彆拿我當小孩了。”

沈鬆眠越過季,從口中吐出的刺不僅僅紮了季栩生的心,也紮在了自己心裡,令人發疼,淚水不受控製地湧出眼眶,順著臉頰滑落,滴落在冰冷的地麵上。

沈鬆眠走到公路上後,給陶冶打了電話,對麵很快就接通了:“喂,剛放學冇多久就想我了,上網還是吃飯啊?”

“家裡有人冇,心煩,想喝酒。”沈鬆眠扶額。

“哦,家裡冇人呢,你在哪,我開著我的小電動去接你?”

“不用,我自己來,你在家等我。”說著立馬掛了電話。

陶冶不明所以。

過了大概二十分鐘,陶冶家門口響起了敲門聲,陶冶打開門,就看見了提著一大堆東西的沈鬆眠。

“我靠,買這麼多,不怕喝死你。”陶冶接過了沈鬆眠手裡的東西,眼睛敏銳的捕捉到了他泛紅的眼角:“哭了?”

“啊?”沈鬆眠揉了下眼睛,敷衍道:“哦,外麵風大,估計被風吹的吧。”

陶冶冇管這麼多,把桌子收拾了一下襬上沈鬆眠帶來的燒烤和酒,略有興致的問道:“早上看你還生龍活虎的,一下子就這樣了,啥事啊?”

沈鬆眠開了瓶酒說:“等我醉了再告訴你,我覺得清醒的說出來有辱斯文,和季栩生的事。”

“說什麼,說你們怎麼打架的嗎,還是說你們怎麼成仇人的?我可不確定你清醒了會不會殺了我以防我傳出去。”陶冶似乎不感興趣。

晚了,沈鬆眠酒量很差,不一會就醉了,開始叭叭叭說個不停。

-白了他一眼無聊的翻著桌子上的英語書。“好像叫...季栩生。”沈鬆眠翻書的手頓了一下,緊接著問:“叫什麼?”“季、栩、生,”陶冶一字一頓道,“認識嗎?”沈鬆眠的眼裡看不出任何情緒,隻是輕飄飄說了句:“以前的仇人。”陶冶一下子就八卦起來了:“仇人?為什麼,你兩原來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經曆嗎,他轉到這個班不會就是找你麻煩吧。”“我找他麻煩還差不多,不該管的事彆管,滾。”“哦...”上課鈴響了,這節剛好是李姐...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