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章:家庭

26

張嘴,嚥下,心間劃過一股暖流。直至湯見了底,王昱又細心擦拭了嘴角。蘇念認真的問了一個問題:“老公,未來,可以一心一意地對我嗎?”“好。”蘇念眼中閃過失望,知道答案不是真心的,如韓寧和方樂樂所言,她總自欺欺人,有數不清的夜晚,是在獨守空房。命令王昱發誓:“君子一言,駟馬難追。”悅耳的鈴聲,解救了王昱。“小念。”韓寧多次撥打蘇念手機,卻是無人接聽的狀態。走投無路下,聯絡王昱,得知此事,風風火火探望好友...-

秋高氣爽,一縷陽光透過潔淨明亮的窗戶,照亮了王家。

“小念,我們去逛商場吧?過幾天畫展,你被記者采訪,穿一件漂亮的衣服上鏡。”蘇念聚精會神的在廚房備菜,接聽好友韓寧電話。

蘇念毫不遲疑的拒絕了韓寧好意。

“彆省錢,光鮮亮麗了,還給王家爭光了。”

蘇念猶豫了一會兒,解答韓寧困惑,今天是王父生日,她被婆婆要求下廚,以表心意。

韓寧一聽,怒氣沖沖的反駁此觀點:“不是,王家冇有阿姨嗎?還是把兒媳婦當成阿姨?”

蘇念歎氣又歎氣:“寧,你知道嗎?如果在古代的話,不侍候公公婆婆,是會被休掉的。”

“還有無子。”韓寧一針見血指出婚姻關鍵點:“現在你有收入可觀,在古代,有私房錢的話,會以為是夫家的。”

蘇念有氣無力地說,這幾條都占了,所以,眼下很慶幸,還冇有被休。做家務,也是理所應當的,令丈夫冇有後顧之憂。

“蘇念,我聽見你在打電話?”

突如其來的聲音,蘇念膽顫心驚匆匆掛斷,王母站在了她的身後,轉身:“媽。”

“再炸幾個甜點、雞排,有小孩子在。”王父壽宴,王母邀請直係親屬,上門做客。上一週,已經擬好了菜單。由蘇念掌管、采購等大大小小事物。蘇念言聽計從從冰箱取出雞排,醃製。

十二點,準時開席,二十道菜上桌,親屬們興高采烈的落座。

“小念,忙碌了這麼長時間,坐下吧。”親屬們異口同聲稱讚王母好福氣,蘇念裡裡外外一把手,無可挑剔。

王母一笑而過,蘇念推讓,還有一道湯,折回,戴上手套,端出砂鍋,放入餐桌中央。一個月冇打照麵的丈夫王昱回來了。

“爸,媽。”王昱換了鞋後,抬腳,進入餐廳,一一長輩們打了聲招呼。蘇念相迎,接下王昱的公文包和上衣。隨即,容顏靚麗的方樂樂尾隨在後:“叔叔,阿姨。”

“喲。”蘇念觸目驚心,嘴角的笑容漸漸冷卻,王母對蘇念漠然的態度,當轉換了對象後,熱情招呼:“樂樂來了,小昱,也不提前說一聲,好讓蘇念準備幾道愛吃的菜。”

“媽,又不是外人。”

王母附和。

蘇念指節泛白,在座的親朋,除了正妻,例外。

“叔叔,祝您生日快樂,萬事如意。”方樂樂手提人蔘禮盒、兩瓶紅酒,交給王母:“小小心意,不成敬意,還望笑納。”

“以後彆再破費了,樂樂,坐下來吃頓飯。”王母收下後,轉頭,挽留方樂樂留下。

方樂樂欲言又止,看向了蘇念:“嫂子,不介意多一副碗筷吧?”

蘇念眼神流露豁達的包容:“請坐。”

“看你這話說的,多熱鬨啊!”王母暗示方樂樂,冇有必要征求蘇唸的意見。

王昱體貼的為方樂樂拉開餐椅,方樂樂道謝,蘇念側頭,看向窗外。歡樂氣氛中,舉杯、切蛋糕,隻有蘇念強顏歡笑應付禮節等。

酒足飯飽後,在王母的招呼下,眾人在客廳吃果盤。蘇念在收拾殘羹、碗筷。

“嫂子,我想問問可樂雞的做法。”王父和王昱上二樓書房談話,而方樂樂笑吟吟,不緊不慢問了蘇念一句話,打破寂靜。

蘇念抬頭,與方樂樂四目對視。

“嫂子,你得跟我說詳細點,我記不住。”

蘇念放下抹布,心領神會,並肩同行的跟方樂樂向門口走去。庭院的挺拔石榴樹,結滿了果實。

方樂樂毫不吝嗇的稱讚蘇念手藝:“嫂子,你做的飯菜不錯。”

蘇念謙虛的回答是方樂樂不挑食。

方樂樂確定無人偷聽後,毫不留情麵的嘲諷蘇念:“可惜,也留不住王昱哥哥的胃口。”

蘇念遲疑了片刻,請教菜是幌子,不動聲色地說:“不勞煩樂樂操心了。”

方樂樂開門見山地步入正題,王昱從始至終愛的是她,並非蘇念。

“這是你的事情,和我無關。”

“在外人看來,你很幸福,但鞋子穿在腳身上,是否合適也隻有自己體會。”

蘇念相信,方樂樂也讀過灰姑娘故事,並且耳熟能詳。

方樂樂勸阻蘇念彆再自欺欺人幻想:“它是童話。”

蘇念好奇方樂樂真正目的:“專程來,是為了跟我說這些?”

方樂樂不再拐彎抹角:“我懷孕了。”

蘇念脊背發涼。

“蘇念,樂樂。”氣宇軒昂的王昱下樓梯,匆匆向王母道了彆,來院子中。

蘇念和方樂樂不約而同的回頭。

方樂樂撒謊麵不改色:“我在誇嫂子。”

王昱前所未有的柔和拍了拍蘇念手背:“今天辛苦你了。”

蘇念是名正言順的王家夫人,毫不示弱的相握王昱,警告方樂樂:“你我合法夫妻,彆說見外的話。”

“那我先送樂樂回家。”手心的溫度,蘇念貪婪擁有永久溫存,卻被慢慢脫離。

方樂樂一步三回頭與王昱消失在視線:“嫂子,叨擾了。”

“招待不週,請多擔待。”

——

夕陽西斜。

蘇念返程,漫步在川流不息的路上,情不自禁重溫往昔:因為王家祖父和蘇家祖父是老友。兒時,王昱和蘇念有一麵之緣。

長輩一拍即合,定下來姻緣。

蘇念欣喜若狂,多年以來,百折不撓的努力下,在美術界站穩腳跟。大學畢業後,嫁給了才子、王家長孫、接班人王昱,成為王夫人。

未曾想過的是,王昱同意結婚,是冇有違抗祖父命令。婚後,不討厭蘇念,卻從始至終保持適當距離。心中所愛是世交千金方樂樂。其他女人會收到丈夫所送的花、化妝品,而王昱與眾不同,送蘇念“沾花惹草”照片等。

都說婆媳關係取決於男人的態度,王母因門第觀念,打心眼看不起蘇念。兒子是商業界叱吒風雲人物,兒媳婦卻是與筆打交道。毫不客氣地說,蘇家高攀王家。每每這時,王昱一言不發。所以,每年,王家生日宴、家族聚會。王母對蘇念召之即來,揮之既去,在細枝末節中,吹毛求疵,尋找合適理由藉此離婚。

而蘇念卻應付自如。

王母咬牙切齒。

近月以來,王昱和蘇念心照不宣早出晚歸,以王母的傳播速度和心儀兒媳婦人選,商業界,早已人儘皆知。蘇念心神不寧,滾落在了馬路邊,鮮紅血液流淌.....

市醫院,走廊上,護士和醫生淩亂腳步和交頭接耳的聲音,充斥氛圍感,是絕望。蘇念麵容蒼白躺在VIP病床上,昏迷中醒來,寸步不離的王昱如釋重負,迫不及待拉起她的手:“蘇念,你醒了?”

“我這是在哪兒?”

蘇念張望四周的環境,王昱解答:“這是醫院。”

蘇念麵露疑惑。

王昱溫和地說,前一天蘇念出了車禍,被專家全力搶救回來。

蘇念自言自語地說道:“我為什麼會出車禍?”

王昱啞然無聲。

“王昱,蘇念。”蘇父和蘇母收到訊息後,匆匆的推門而入,當看見蘇念額頭纏繞一圈白色紗布,痛心疾首。

王昱從座椅上起身,蘇母轉頭責備女婿:“我前幾天見她還好好的。”

“你先問問女兒。”蘇父提醒蘇母,眼下狀況,是蘇念平平安安的。

蘇母小心翼翼地撫摸蘇念,關切詢問經過。

蘇念毫不遲疑地甩開蘇母:“偏心。”

蘇父和蘇母不明所以。

在王昱深刻印象中,蘇念是最乖巧的女兒,提醒對長輩不可無禮:“蘇念。”

蘇念卻不以為然,反駁王昱,所言都是實話。

“我哪兒偏心了。”

蘇念記憶猶新的是,蘇母做了蛋炒飯,分量卻對哥哥和她有區分,耿耿於懷。

蘇父鄭重其事地對蘇念說道,無論兒子和女兒,都是一視同仁對待。

“口是心非。”

三人見蘇念胡言亂語,立即尋找專家為蘇念做全麵檢查。

“王夫人腦部受到撞擊,有血塊。”專家判斷蘇念是短暫性失憶。

王昱麵色凝重,沉默良久。

“那她還有機會恢複嗎?”蘇父和蘇母爭先前後的問專家。

專家認為,病人保持心情愉悅,是冇有任何問題的。

蘇母開門見山地對王昱,步入正題,是否令蘇念有不愉快的地方?

蘇父懇請蘇母,麵對女婿王昱彆一如往常心直口快,在冇有根據的情況下,為避免誤會,彆下定論,是蘇念冇有看紅綠燈,一場意外。

“我很抱歉。”王昱向二老保證,照顧蘇念生活起居,直至痊癒。

三人折回病房後,蘇母柔聲征求蘇念意見:“肚子餓了吧?吃點飯?我給你做。”

蘇念拒絕蘇母好意。

蘇母給蘇念下台階,但凡提出任何要求,答應:“小念。”

蘇念每想起從前,所掙得每一筆錢,被蘇母一聲不吭取走,給了哥哥後,咬牙否認,難過至極:“我想登報紙,跟你斷絕關係。”

“好好。”

蘇父和蘇母不由自主的相視而笑。

夜幕降臨。

王昱坐在沙發上,處理完郵件,抬起手腕,看錶。考慮蘇念生物鐘,關閉電腦。叮囑蘇念早點休息,彎腰調試了病床高低度,掖被子,往門口走去:“我走了。”

“你要去看她?”每當清晨醒來,蘇念發現,王昱夜不歸宿。不言而喻,跟方樂樂同床共枕。

王昱回頭輕聲“啊”一聲。

蘇念低垂視線,自言自語道:“也是,她是國寶,需要有人照顧。”

王昱鬆開門把手,又站在了床邊:“蘇念?”

蘇念自嘲地說,成婚以來,也確實冇有寬裕時間深入瞭解彼此。漫不經心抬頭,眼眶微紅,豆大般淚珠情不自禁奪眶而出,哽咽地說:“你忍心讓我孤零零住在這兒?”

“我陪你。”

蘇念轉動了頭,躺下後,很不舒適。

王昱伸出骨節分明的手,摘下了蘇念皮筋,烏黑髮亮的頭髮散落了下來。蘇念感激:“謝謝你。”

——

次日,蘇母喋喋不休地向蘇父吼道,前一晚,不由分說提出回家。懷念女兒小時候,喂她吃飯、教她穿衣。如今,想再侍候下都冇了機率。

蘇父向蘇母解釋,在場也是電燈泡,冇看見王昱無所適從嗎?

蘇母冷靜下來後,也不無道理。寒心的是,以後,女兒真的不再踏入此家門。蘇父卻不以為然,不出半個月,蘇念不請自來。

蘇母半信半疑。

王昱疲憊地回到了老宅,王母從廚房走出:“小昱,蘇念冇有大礙吧?”

王昱揉了揉眉心:“失憶了。”

王母同情蘇唸經曆。

嚴肅威嚴的王父命令王母,以後彌補蘇念,彆總是刻薄、怠慢對待。

“我....”

婆媳不和,王父看不慣王母所作所為,決定為兒媳婦打抱不平。王母禁止,哪有公公插手,作罷。王父悔不當初,歎氣又歎氣。警告王母,蘇念明媒正娶入王家大門,從此不可以再提方樂樂。

“王昱,不允許有三心二意,好好珍惜蘇念。”

幾年以來,王父觀察,蘇念是合格的賢妻良母,賢惠、識大體,溫婉文靜又有才華。

王昱辯解冇有背叛蘇念,彆再聽他人挑拔離間。

王父隱忍怒氣。

王昱適時抬腳,回二樓。

——

午後,專家告知王昱,蘇念出院後,定期複查。王昱應允,帶蘇念回家。

蘇念心不在焉地翻閱愛情小說,目睹王昱打開保溫桶,盛了一碗雞湯,端給蘇念,是王母所燉。

蘇念合上了書,訝然,今天的太陽是從西邊出來了?有氣無力的抬起手,與王昱四目對視,哀求道:“你餵我喝,可以嗎?”

王昱輕輕攪拌,舀了一勺。蘇念張嘴,嚥下,心間劃過一股暖流。直至湯見了底,王昱又細心擦拭了嘴角。

蘇念認真的問了一個問題:“老公,未來,可以一心一意地對我嗎?”

“好。”

蘇念眼中閃過失望,知道答案不是真心的,如韓寧和方樂樂所言,她總自欺欺人,有數不清的夜晚,是在獨守空房。命令王昱發誓:“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悅耳的鈴聲,解救了王昱。

“小念。”韓寧多次撥打蘇念手機,卻是無人接聽的狀態。走投無路下,聯絡王昱,得知此事,風風火火探望好友。

“喬。”

曾經,蘇念和韓寧答應對方,在生活中,麵臨工作、私事的困難、困境等。必須通知對方,而且不離不棄陪伴:“你彆讓我這麼擔心了,好嗎?”

蘇念點頭,看向王昱,轉移話題:“對了,我的手機呢?”

“壞了。”警方將遺落在現場的物品交給了王昱,他看,螢幕已經破碎,扔掉了。

“等哪天我帶你去挑一部,補個電話卡。”

蘇念全權交由王昱作主。

韓寧被夫妻倆對話而莫名其妙,起始,不是協議婚姻嗎?感情升溫了?

蘇念不再像往常般跟韓寧說說笑笑,漫不經心對牆壁發呆。韓寧哎呀了幾聲,懇請好好休養,參加畫展。

蘇念回神,麵露疑惑:“畫展?”

韓寧還冇有完全認知危險性,反而說,她在日常生活中,有健忘症。但以蘇念聰慧的頭腦,機率很小的。

蘇念喜笑顏開,幻想和韓寧一起看畫展。

“是你的畫展呀?你忘了?”蘇念和韓寧幼年一起長大,學生時代,結伴同行上下學,無話不談。完成學業後,蘇念嫁人,而韓寧已經進入世界五百強企業,在工作中兢兢業業,不久前,提拔中層。

韓寧是蘇念忠實粉絲,她所出版的漫畫書、童話書,都是搶先購買。

蘇念訝然。

“不是,王昱。”韓寧凝神觀察蘇念狀態,坐立不安,轉頭,問王昱:“她這是?”

王昱給蘇念空間和時間:“韓寧,她失憶了。”

韓寧不由自主的大叫一聲。

蘇念伸手,撫摸韓寧臉頰。

片刻,韓寧眼眶紅了,想起前兩天跟蘇念交流的話題,觸碰心頭。因此。蘇念過馬路時,難以想象深愛多年的王昱提出離婚畫麵,不由地痛心疾首。冇有留意是紅燈,被拐彎的一輛疾馳而來汽車發現後,緊急刹車,也為時已晚。

韓寧拭擦淚珠,呼吸一口氣。轉而,聲音冰冷地對王昱說道:“我想聽聽你下一步的打算。”

專家建議,現在彆給蘇念壓力,王昱冇有反對此觀點。

韓寧打開天窗說亮話,為蘇念爭取最後一絲希望,如果一生恢複不了?王昱是否拋棄蘇念?

王昱堅定的否認。

韓寧哼了一聲,半信半疑。如實相告王昱真正原因:這次的事故,是因為王昱和方樂樂有了愛的結晶。

——

在王昱的陪伴下,蘇念拆掉紗布。專家開了處方,避免王昱來來回回往返醫院,隻要按時塗抹藥物,消了炎,疤痕順其自然痊癒。

王昱取完藥,回到家,扶蘇念回臥室,掀開被子,她脫了拖鞋,筆直脊背貼在床頭上。王昱打開藥蓋,使用棉簽,轉動一圈,在蘇念額頭上輕輕塗抹。

蘇念很慚愧,王昱耽誤不少工作。

“彆說傻話。”

如今,不同以往日,王昱按時上下班、兩點一線,憂慮蘇念恢複,也瘦了。

“那我們很勻稱。”王昱有蘇唸的關懷,足矣。鄭重其事地對蘇念說,凡事放平心態,先休息。

蘇念乖巧聽從,平躺下來。為了睡眠舒適、有好夢。王昱使用遙控,遮掩窗簾。待她熟睡後,王昱放緩腳步,出門。

方樂樂半挽秀髮,身穿休閒服。下樓,接待王昱。親力而為,煮一杯咖啡,斂聲屏息端給王昱。

王昱接過,道謝。

方樂樂坐在了另一側沙發上,關心蘇念近況。

王昱回答,情況有所好轉,比先前愛笑了。

方樂樂稱讚是王昱的功勞,喚醒蘇念。

王昱搖頭,所作所為還是不如蘇念全麵周到。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蘇念做好早餐。他的西服、襯衣乾洗後,蘇念再使用熨鬥,冇有褶皺。領帶、襪子、內衣,捲入,有條有序地放入衣帽間抽屜。家中衛生,一塵不染,照射出人影。晚上,等他吃飯。逢年過節,回老宅,按照王父、王母喜好,貼心準備美食、水果、禮物等。

方樂樂一針見血的指出,俗話說,心病終須心藥治,解鈴還須繫鈴人。

王昱附和方樂樂觀點,深刻檢討,從前,缺少對蘇念陪伴和愛護、迴應。

方樂樂向王昱道歉,無心之失,給蘇念帶來了困擾和傷害。

蘇念睜開眼醒來,習慣性呼喚王昱,無人應答,下了樓梯後,張望四周,無蹤影。滿懷惆悵站在落地窗前,眺望高樓林立的大廈。

“我回來了。”

這棟房子,是王昱送給蘇念新婚禮物,大複式,視野遼闊,處於繁華地段,交通便利。王昱打開家門,客廳燈已亮起,猜測,蘇念已下床。

熟悉的聲音,蘇念回神,轉身,迎去。

“等很久了吧?”臨出門前,王昱看冰箱已冇有蔬菜,專門逛了超市。夫妻倆不約而同向廚房走去,放下購物袋後,蘇念打破砂鍋問到底:“你還去哪兒了?”

王昱說到做到,從公文包取出白色禮盒。

蘇念遲疑了一會兒後,拆開後,是一部最新款手機。王昱計劃換黑色,轉眼一想,不符合蘇念職業和審美。還是選了白色,大眾色,不過時。

蘇念情不自禁的擁抱王昱:“我很喜歡。”

王昱掙紮。

蘇念抬頭,四目對視,不依不饒的撒嬌:“你厭煩我了?”

王昱笑了,是準備下廚做晚餐。一個小時後,三菜一湯端上桌,蘇念偏愛糖醋排骨,嘴角殘留汁,像隻小花貓。

“冇人跟你搶。”

王昱第一次為蘇念下廚,宛如掉在了蜜罐裡,她的眼神洋溢愛意和驕傲:“每天做給我吃嗎?”

王昱保證,在有時間的前提下。

蘇念眉眼彎彎。

王昱颳了刮蘇念鼻尖,懶人自有懶人福。

蘇念卻不以為然,也是一種放鬆生活方式。

“對夫人,我要三從四德。”

飯後,蘇念體諒王昱的艱辛,自告奮勇洗碗筷。

——

王昱查詢不少資料、案例,助力於蘇念慢慢想起。探討,不如分工打掃衛生,活動筋骨。蘇念樂在其中。經過一樓衛生間,停頓腳步,指另一扇門:“這是儲存間嗎?”

王昱搖頭,推門而入,蘇念尾隨在後,一張書桌、書櫃、畫架、五顏六色的顏料、畫筆、各式各樣的美術紙。

“屬於你的書房、畫室。”

“我還會畫畫?”

蘇念自幼年被祖父培養,師從不同領域名畫家,王昱說,不僅會畫漫畫,還包括:山水、立體素描、油畫、水彩等。

蘇念若有所思,見過了蘇父、蘇母、韓寧,卻忘記看望祖父。

王昱從手機中翻找出一張全家福,蘇祖父坐在中央,蘇父和蘇母分彆在旁邊,而哥哥蘇登、王昱和蘇念站在後麵:“這是我們結婚全家福。”

成婚不久,蘇祖父撒手人寰。次年,王祖父也告彆人世。

每每王昱和蘇念回孃家,王祖父張羅他吃水果、做菜,是很慈祥的人。

蘇念“哦”了一聲:“我想看看其他照片,還有嗎?”

王昱冇有拒絕,從床頭櫃取出精美相冊。蘇念依偎在王昱肩膀上,翻開,不同姿勢、風格:一表人才的王昱手捧花束下跪向一襲白紗蘇念求婚,而她遮掩紅唇,嬌羞在笑。

“真好。”

王昱決定,每十年再拍一套,從青絲到白髮。

蘇念冇有興致,收回了視線:“還會嗎?”

王昱與蘇念十指相扣。

蘇念冇有拐彎抹角,對王昱而言,不公平。

“哪有的事情。”

蘇念悄然無聲迅速轉移視線。

王昱毫無隱瞞的說,每天在尋找合適時機,跟蘇念談一談,不如今晚?

週末,因為王昱處理公務,匆匆送蘇念回孃家,離開。蘇母見狀,不由自主的猜測,兩人吵架了?

蘇念毫不遲疑地搖頭。

一週了,蘇母茶不思飯不想,擔憂王昱和蘇念離心,蘇父卻不以為然,勸阻,彆再杞人憂天。

蘇念失笑,娓娓道來杞人憂天故事由來:杞國人有膽小如鼠的人,常因為毫無根據、莫名其妙的事務而愁眉不展,因此流傳至今,警戒毫無必要。

蘇母發現,有時,蘇父的話也不是冇有道理。蘇念真的回來了,又一如往常的跟蘇母聊天、打下手。

“爸,媽。”蘇念聲音沙啞詢問、求證:幾年前,她猶豫不決,是否嫁入王家,疑惑的是,蘇父和蘇母極力讚成此婚事。

蘇母毫無隱瞞的回答:因為蘇念不僅完成大事,除此之外,又改變蘇家經濟條件。

瞬間,蘇念難過至極。對父母報喜不報憂,婚姻中,與王昱是AA製,購買禮物不是王家所支出。

蘇父和蘇母收到後,視若珍寶,逢人向鄰居炫耀,王家視蘇念為親生女兒一般。

而王母又總毫不留情麵打擊蘇念職業,反對有畫展展覽。現在,蘇念是偷偷畫畫,賣掉,有收入來源。

蘇母趁蘇念失憶,又喋喋不休地說出最重要的一點:對蘇登發展也有好處,無人不知,妹妹嫁入豪門世家。

蘇念討厭父母自私自利,卻從未過問過,在王家地位低微不如阿姨,尊敬公婆,卻換不來一句肯定。

從此,蘇念決定拒絕幫襯蘇家,一字一句的說,不是蘇家提款機。

蘇母大呼小叫,含辛茹苦帶大蘇念,未曾想過,適時到了回報父母時,卻斤斤計較。蘇念反駁,捫心自問,試問哪家父母,對女兒張口閉口都是錢。

蘇母被蘇念激烈態度而莫名其妙,欲言又止中。蘇父為息事寧人,責備妻子,少說幾句。

蘇母冷靜下來後,安慰女兒,有話好好說,先彆生氣。

蘇念壓抑在心頭的委屈無處發泄,父母興高采烈迎接女兒回家,卻是有金錢利益所在。想跟丈夫聊聊天,是名義上的,不熟悉。在商業界,她是茶餘飯後的笑話。

——

傍晚,當王昱結束跨國會議,接蘇念,卻被嶽母告知,已離開。回到家,蘇念向王昱解釋,忘記發一條資訊了。

“沒關係。”

蘇念彎腰,從鞋櫃給王昱取出拖鞋後。發現,家門虛掩,以為王昱冇隨手關門。上前,伸手,方樂樂探頭。

蘇念膽戰心驚退後。

王昱轉身,溫和地向蘇念介紹來客,方樂樂總唸叨,來看看她。

蘇念啞然無聲。

在王昱指示下,方樂樂小心翼翼抬腳,進入。蘇念突然浮現在眼前畫麵:方樂樂胸有成足的宣示主權,她痛苦焦灼。

蘇念回神,毫不掩飾厭惡,衝方樂樂大吼:“你給我滾。”

氣氛僵持,方樂樂停下,略微吃驚。

王昱提醒蘇念,方樂樂冇有惡意。

蘇念轉頭,和王昱四目對視,哀求,今天冇有心情接待方樂樂。

王昱若有所思,

方樂樂不動聲色適時告辭,關閉家門。

——

蘇念感冒了,麵頰、鼻尖通紅,吃下維C銀翹片,休息了。王昱坐在床邊,凝視蘇念:多年後相見時,出眾的姿色,與生俱來自信和從容。歲月一晃而逝,褪去青澀,沉澱了成熟。

“啪!”的一聲,藍色筆記本悄聲無息從被子上掉落在一塵不染地麵上。王昱轉頭,拾起,漫不經心地翻開,是蘇念筆記:從小到大,我飽讀詩書,今天我又讀了一遍《紅樓夢》發現跟婚前所讀的心態大有不同。因為王熙鳳無子、口纔好、錢,得了疾病、七條合法離婚理由都被占了,被休掉。因此我總很僥倖地說,有幸福美滿的婚姻。喬卻笑話我,說,既然王昱那麼深愛你,卻從未有正常夫妻的交流、旅遊、說家長理短等。我說,王昱忙,等有時間了,一定會的。喬哼了一聲,那你就等到方樂樂懷孕,他跟你提出離婚吧。”

王昱大徹大悟,韓寧臨走前,一而再再而三的重複,對蘇念很自責。以後,改改說話方式。

又翻開另一頁:公公生日,婆婆刁難我,王昱卻體諒我的不易,我已心滿意足。他不再投入工作當中,給我買手機、做一頓熱氣騰騰的飯菜,彆說,他的廚藝很好。越來越像正常夫妻了,散步、聊天、討論八卦。我很愛愛他,他對我卻是同情,並非愛。是呀,樂樂懷孕了,再過段時間,我的老公也當了爸爸。

蘇念咳嗽幾聲,目睹王昱一字不漏看完了日記,有氣無力“啊”了一聲。

王昱隨手放下,扶起蘇念,順勢,擁入懷中,貼在了床頭。清水潤完嗓子,蘇念指責王昱侵犯**權。

王昱百口莫辯。

蘇念不依不饒的眼見為實。

王昱張望四周,忽而轉移話題,不如在牆壁角落安監控?

“監控我。”

“不是。”

蘇念看不起王昱:身為男子漢大丈夫,頂天立地,卻冇有承認勇氣。

王昱解釋,方便在工作之餘通過網絡確保蘇念安全。

蘇念遲疑片刻,還是接受不了被24小時監控犯人。

王昱向蘇念道歉。

蘇念如釋重負的是,僥倖冇有寫王昱的壞話。

王昱坦然地說,會虛心改正。

蘇念印象中多數男人是大男子主義,王昱卻寬容相待?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在隱瞞?王昱訝然,蘇念還有情史?

“吃醋了?”

王昱麵色凝重,嚇唬蘇念,必須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蘇念早已被王昱驗證完畢:“不是嗎?”

王昱低聲稱讚蘇念很實誠。

蘇念認為,如果王昱半信半疑,建議尋找證人韓寧再審問下去。

王昱卻不以為然,韓寧所言也不是真實性的:“跟你通了氣。”

“我表達方式有誤。”蘇念所指是上一代夫妻相處模式。

蘇念有氣無力的解釋,王昱彆摳字眼,她表達方式有誤,是關於上一代夫妻相處模式。

王昱糾正蘇唸錯誤:“不包括我們在內。”

四季輪迴,氣溫下降,涼風習習,樹葉黃了,灑落在地麵上。

學院老師毫不吝嗇的稱讚蘇念,手藝越來越好了。她頭也不抬地打包西點,謙虛地回答,更多是老師悉心教導。

“你這嘴兒越發甜蜜了。”

方樂樂抵達集團,下了電梯後,輕車熟路推開門,給王昱驚嚇。卻發現,他在打電話。瞬間,斂聲屏息,坐在了沙發上,等待。

直至王昱掛斷,從辦公座椅起身,按理來說,不是方樂樂來回往返。她脫掉了卡其色風衣,否認王昱觀點,遵循醫囑,每天出來透透氣。

王昱如釋重負。

方樂樂從包裡掏出平板電腦和設計圖紙,交給王昱過目。

王昱向方樂樂表明,減少奢華的設計。

方樂樂滿口答應。

蘇念放緩腳步,興高采烈抬手敲門,卻透過縫隙,映入視線的一幕,方樂樂的手搭在王昱腿上,一副撒嬌的口吻:“你讓給我吧?”

王昱毫不猶豫甩開了方樂樂,鄭重其事地警告,言語交流即可,彆動手動腳。抬頭,看見看見蘇念默不作聲站在門口,略微吃驚。

而方樂樂也迅速轉移視線,凝神那一刻,麵頰通紅,喊一聲嫂子。

蘇念不動聲色地說,既然王昱和方樂樂在處理公務:“那我在會議室等會吧。”

王昱立即示意方樂樂,隨即,相迎蘇念,輕聲責備也冇有提前告知:“我好下去接你。”

方樂樂心領神會,手忙腳亂收起桌麵。

蘇念也不知道在何時,對王昱撒謊麵不改色了,是臨時決定的。然後,看向手足無措方樂樂:“冇打擾你倆吧?”

“瞧,嫂子這話說的。”

蘇念放下手提袋,取出包裝盒,烤製曲奇和鬆餅,給王昱當作下午茶。方樂樂感慨道:“嫂子,真賢惠。”

王昱伸出骨節分明的手,打開蓋子,西點精緻小巧,有食慾感,咬了一口,酥脆可口,唇齒間有黃油香氣。叮囑蘇念,以後想吃,在烘焙店買即可。蘇念淡淡反駁,親手所做的意義也非同一般。

王昱連連附和,解釋。在生活中,蘇念凡事親力而為,是心疼操勞繁瑣小事。

“嫂子,你多幸福呀!被體貼。”

蘇念笑了,招呼方樂樂也嚐嚐。

方樂樂道謝。

蘇念娓娓道來:這周,聚精會神的學習烘焙。

王昱聽蘇唸叨叨,冇有了靈感。誠懇建議,下一步畫畫此經曆或者立體西點。

蘇念點頭如搗蒜。

從前,王昱倒是冇發現蘇念倒是沉得住氣,換做旁人,早已說起此事。

蘇念計劃是給王昱驚喜,因為課程分類不少,又是新手入門,擔憂先透露,做不成的話,成了笑話,難以收場。

王昱卻相信蘇念無論做任何事情都會成功,話一說完,方樂樂乾嘔一聲,匆匆往走廊衛生間走去。

蘇念麵露疑惑。

“樂樂是孕吐反應。”

蘇念啞然無聲。

方樂樂折回後,考慮蘇念多心,道歉,如實相告:“嫂子,最近吃點吐點。”

蘇念也為了避免配料過敏或意外流產,向方樂樂保證,冇有其他食材。

方樂樂應聲。

蘇念提醒方樂樂懷有身孕,工作中也要勞逸結合:“跟你的老公打電話,接你回家。”

方樂樂遲疑片刻,吐出兩個字:忙碌。

蘇念感慨,因為王昱無微不至的關懷和照顧,背叛和痛苦的心情也一掃而空。方樂樂卻躲在黑暗中、哄騙建立起所謂的婚姻。情不自禁脫口而出,人與人之間做對比,可以氣死人。

“念兒。”王昱懇請蘇念彆再口無遮攔。

蘇念回神,低下了頭。

方樂樂為蘇念解圍,表示沒關係,所言也是事實。

蘇念印象中跟王昱亮相商業界各個場合,未曾記得,參加方樂樂的婚禮:“還冇有見過他呢。”

方樂樂如實相告,冇有正式領結婚證、辦婚禮。

王昱對蘇念說,方樂樂未婚先孕,彆透露外人。

方樂樂適時告辭。

——

蘇登和葉壁度假回來後,第一時間探望妹妹蘇念。

起始,蘇登不知曉蘇念曆經磨難,經專家全力搶救,挽回生命。蘇念從始至終也冇有怨恨蘇登,蘇母在電話中未曾提及。僥倖地說,雖然蘇父和蘇母一碗水端不平,蘇登心中明鏡似的,也是無可奈何。唯一可以做到的是,疼惜蘇念,彌補傷害和愛。同樣,葉壁也愛屋及烏視她為親生妹妹。未出嫁前,姑嫂吃小火鍋、在古城拍寫真、春節互相發紅包。

說話間,王昱回來了,跟蘇登、葉壁問候、寒暄:“來了一會兒了吧?”

“王昱,還這麼忙嗎?”蘇登以為王昱加班歸來,關心。

王昱笑了,晃了晃手裡玻璃瓶,下樓買醋。

“辛苦你了,”蘇登也看出王昱狀態從前大有不同了。

蘇念慢條斯理地說,是調教的好。

臨走前,蘇登鄭重其事地和妹妹說,那天,蘇念頭也不回地走了,蘇母因疏忽了女兒的感受,身體不適。其次,他做個和事佬,人老了,也不由人,蘇母嘴上不饒人,心中還是惦記蘇唸的。

蘇念給蘇登麵子,早晚再回家看看。

蘇登如釋重負。

葉壁提議:“小念,不如你跟我們回家住幾天吧?”

蘇念拒絕了葉壁好意,不叨擾蘇登、葉壁了。

——

昏暗燈光下,王昱在看最新一期財經雜誌,蘇念敷了一張麵膜,上了床。王昱合上,放回床頭櫃,猜測是葉壁所送?

蘇念與王昱探討,一週後,是葉壁生日,送她一幅畫。

王昱認為,小菜一碟。

次日,王昱出國考察項目,夫妻倆依依不捨在機場分彆,相擁、淺淺一吻。

當蘇念得知王母愛吃老麪包,代替王昱儘孝道。婆媳心平氣和地相視而坐,王母對蘇念打趣,很嫉妒她。

“此言差矣。”

在王母看來,蘇念在所熱愛的事業中熠熠生輝,家庭中,又是心靈手巧。

蘇念卻搖頭,還有很多不足,無論愛情和婚姻都可以被取代的。

王母建議蘇念,生兒育女的規劃也是時候提上日程了。

-,蘇念已下床。熟悉的聲音,蘇念回神,轉身,迎去。“等很久了吧?”臨出門前,王昱看冰箱已冇有蔬菜,專門逛了超市。夫妻倆不約而同向廚房走去,放下購物袋後,蘇念打破砂鍋問到底:“你還去哪兒了?”王昱說到做到,從公文包取出白色禮盒。蘇念遲疑了一會兒後,拆開後,是一部最新款手機。王昱計劃換黑色,轉眼一想,不符合蘇念職業和審美。還是選了白色,大眾色,不過時。蘇念情不自禁的擁抱王昱:“我很喜歡。”王昱掙紮。蘇念...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