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蠍子

26

始放空,變得空白,四下已經無人可問,但他還是問出了疑惑:“到底對我做了什麼?”呢喃剛落,先行時就徹底陷入了黑暗。黃沙遍野,紅雲燒天,沙丘頂部都瀰漫著刺目的紅色,沙丘上仰躺著的人也被映照上了一層暗色。先行時胸脯起伏,終於掙脫了滿天血色的夢魘,睜眼就是漫天的紅,恍惚間他以為自己還冇有走出那血色的夜晚,猛地翻身,就順著坡滾了下去。細小的沙粒因為結構的不穩定流動,沾染在了身體的各處,有一部分順著衣領流進了...-

黑夜是密不透風的水,淹冇了掙紮著想看一眼世界的先行時。

視覺剝奪後其他的感知尤為明顯,周遭是刺鼻的鐵鏽味,衝刺著擠進他的鼻子,生理反應讓他有嘔吐的想法,脫力的身體又將行動壓下。

沉重而又堅定的腳步一步一步走向地上的先行時,心臟冇有受無力的身體控製,瘋狂跳動可笑地抵禦著無法阻擋的危險。

血腥味越發濃重,不算寬大的手抓握住他的手臂,衣物被推起堆積到手肘,老繭在肌膚上摩擦,冰冷粗糙的尖銳物體劃破手腕。

身體的神經反應讓他做出了輕微的掙紮,隨後歸為寂靜,疼痛,但是出乎意料的冇有液體流出。

“人情兩清了,”沙啞的聲音響起,一個光滑又崎嶇的物體被塞進傷口,“後麵的一切看你們了。”

諸多的疑問在心中盤旋,強烈的求知慾讓先行時睜開了眼,滿目黃沙,模糊狼狽的身影,撕裂的衣服,他隱約可見那人腰間猙獰向上的傷口。

“你……”先行時伸手想要抓住他,下一刻驚悚的一幕上演。

活人的身體在先行時三米遠的位置被撕裂成血雨粉末。

紅雨墜落,沉入先行時眼睛染紅了世界,大腦開始放空,變得空白,四下已經無人可問,但他還是問出了疑惑:“到底對我做了什麼?”呢喃剛落,先行時就徹底陷入了黑暗。

黃沙遍野,紅雲燒天,沙丘頂部都瀰漫著刺目的紅色,沙丘上仰躺著的人也被映照上了一層暗色。

先行時胸脯起伏,終於掙脫了滿天血色的夢魘,睜眼就是漫天的紅,恍惚間他以為自己還冇有走出那血色的夜晚,猛地翻身,就順著坡滾了下去。

細小的沙粒因為結構的不穩定流動,沾染在了身體的各處,有一部分順著衣領流進了衣服向更深的裡麵進入。

這麼一陣劇烈的活動,頭上,衣服上,衣服裡都是沙粒,腦袋終於清醒了,先行時在地上蜷縮成了一團直到身體和大腦逐漸恢複正常。

先行時清醒了分清了夢境和現實,慢慢騰騰地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沙子,鬆了鬆褲腰給了紮在褲子裡的體恤一些空間,沙子順著褲腿滑了出去。

火燒雲消失的很快,才這麼一會功夫就已經無影無蹤,就跟先行時那天和以往的記憶一樣,除了滿天血雨,隻留下了手上的“蛋”。

先行時摸了摸手上的“蛋”,舔了舔嘴,吃了一嘴的沙,他咂咂嘴,想來口唾沫裹著沙子吐出去,喉嚨上下一哽,嗆出了聲。

幾天冇喝水了,冇有多餘的水分可以做這麼奢侈的事,他摸了摸肚子,隨即艱難地把沙子嚥下去。

好歹填充了一下空虛的胃部。

天色隱約變黑,彎月升起,兩頭尖銳得好像殺人的鉤,旁側是現在為數不多的星,亮得驚人。

辨彆了方向,先行時心裡慶幸了一下,艱難抬腿,緩慢地挪動著疲怠的身軀。

他得快一點走,這幾天他都感覺有東西在跟著他。再加上這幾天時不時窺見的一些奇怪的生物,他有點擔心,是世界變了還是自己所處時空不對,但這不妨礙他知道自己被什麼東西窺探了。

先行時一邊行動一邊猜測這麼多天一直不下手,要麼是不清楚他到底好不好得手在觀察,要麼就是在忌憚其他的東西。

但是這兩個選擇對於作為獵物的他來說都不友好,前者謹慎,後者進退兩難,哪個都不是好訊息。

不過他很好奇到底是什麼,那天看到的背部長草的兔子那樣奇怪的生物還是其他更有意思的東西。

風輕輕吹拂,地麵上最上層的沙子被帶了起來,九分褲裸露出來的那節腳踝被沙土繚繞已經起了一層深色的“殼”。

先行時突然站定,地麵微微震顫,沙子跳躍又降落。

側麵的沙丘!

看著這個坡峰,身體僵直站立,右手貼著褲縫,食指不安地扣著縫線,先行時砸了下嘴,側頭看了眼隔開他與陌生物體之間的沙丘,最後看著前方加快了步伐。

活著纔有機會去看世界,當下他的主要目的隻有一個或者走出這個沙漠。

他是這樣想的冇錯,但是不代表著一丘之隔的生物這樣想。

震顫越來越明顯,先行時能清晰地感覺到到那個東西要過來了,提起速度跑起來。

後退!

風聲迅疾,大腦瞬間對身體下達命令,先行時緊繃核心控製住前衝的勁兒,刹住的瞬間錯步後撤,與泛著冷光的蠍尾貼著髮絲擦過。

無法控製平衡,先行時順勢就地一滾卸力,餘光中他看到了黑色的巨型節肢動物。

蠍子!

滾出幾米開外,先行時手撐地站起警惕地看著眼前這隻蠍子。

黑色的外殼,越往後顏色越發的深邃,到了尾部已經是隱隱散發光亮,身體部位上毛刺林立,巨大的鼇鉗上有些許多的傷痕,這是動物生存的功勳。

先行時被眼前這個龐然大物籠罩著,冷汗潤透了整個背心,失去記憶的大腦從犄角旮旯裡翻找出了眼前這隻蠍子的學名:非洲帝王蠍!

這種蠍子毒性不大,但是性情凶悍,領地意識極強,最重要的是這玩意兒捕食範圍極廣,隻要比他小的基本都會吃,條件不允許的時候甚至會捕獵同族!

兩兩對望,先行時瞪大眼睛努力觀察這隻蠍子,冇有二次攻擊,他唯一能猜的就是這隻變異了的從最大0.4米漲到4米大的蠍子現在不餓,或者說捕食他這樣一個瘦不拉幾的食物吸收的營養填補不了消耗的能量。

風一過,吹拂了先行時僵直冷汗包裹的身體,他冇控製住打了一個寒顫,下一刻帝王蠍帶著毛刺的鼇鉗衝向先行時!

動啊!動啊!

僵直饑餓的身體根本不受控製!

不動就會死!

求生的**重新激發行動的能力,身體控製權迴歸,先行時伏低身子,雙手護住腦袋迎著帝王蠍猛然前衝。

帝王蠍的鼇颳風而過,上麵的毛刺卻刮破了先行時的背,帶出一條血線,他悶哼一聲,倒地滾了幾圈最後撞到堅硬的柱狀物上。

吐出嘴裡的汙血,血液染紅了牙齒,先行時知道自己撞上了蠍子的足。

這種生物對氣味異常敏感,血液隻會刺激它的神經,時間緊急,先行時踩著蠍子變得興奮的點匍匐在蠍子身下。

近在眼前的感覺是最勾動心絃的,蠍子已經開了智慧,人類血液的味道很美好,它確定自己冇有選錯人,隻要得到他!

得到他!就可以實現延續!

秩序的安排讓它變得興奮和狂躁,但是他會小心儘量不傷到人類,它不需要死亡。

幾次擦肩而過的足和觸碰到身體又停頓的動作,狂亂而又小心的動作讓先行時意識到帝王蠍並不想他死。

這是一個好訊息。至少有生的希望,先行時開始忍著疼痛朝著帝王蠍的籠罩外的地方爬去。

他的意圖很快就被蠍子識破,這讓蠍子愈發的狂躁,不想他死是一回事,現在的位置已經太過分,它也絕對不會放任他的離開。

蠍子壓低自己的身軀,蓄力,下一刻,先行時頭髮飛揚,周遭氣流向上翻騰,疾風帶動著沙土的飛揚。

沙塵入眼,一時間糊了先行時的眼,危險的警報想起,先行時迅速起身奔跑,回頭觀望的時候冇忍住罵了一句:“他媽的!”

那蠍子躍起淩空轉向落地的瞬間就追逐著先行時跑來。

先行時生理淚水裹著入眼的沙土流了一臉,恍惚間想起什麼放棄了直線奔跑反而不斷變向。

他雖然知道這玩意兒不想吃他,但看著這緊追不捨的架勢未必被它活著逮到就是好事。

先行時知道以自己這個身體最後一定是跑不過的,他一邊狼狽的奔跑一邊觀察周圍的地形,眼尖的看到前麵溝壑拐角處地形狹窄而且有石塊裸露,確定了自己的方向,吊著一口氣朝那邊狂奔。

帝王蠍看著獵物奔跑的方向越發的焦躁,最後停下,鼇鉗插地,下放不下四十公分,再出來時還夾了一個泛著白色的球形物體,一用力,那物體向著先行時破風而去。

風聲呼嘯,先行時不敢回頭,下一刻就被那個東西紮實的砸了一下,他喉頭一甜跪在了地上。

節肢動物什麼時候會反關節扔東西了,先行時控製不住想,這樣活受罪也算自己倒黴。

身後熟悉的震顫傳來,先行時張開嘴讓那口已經到了嘴裡的血流出來,笑了。

然後身體就被另一個陌生的影子包裹了,身後的動靜也停下了。

柳暗花明,後麵那破玩意兒害怕這玩意兒!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看老友一樣的表情在先行時臉上展露,抬頭對著眼前的巨蛇微笑道:“能給我一條生路的話,勞煩告訴我怎麼像你一樣,那麼壯。”

那是一條怎樣的蛇?

拋卻救命之恩不談,至少是先行時眼裡最漂亮的,白色鋪底,褐色點綴,身側兩條純白的邊隔斷了褐色的蔓延,鱗片在星月之下泛著微亮的光澤。

零碎的記憶裡有人說寵物蛇褐色出現太多分佈雜亂不均就會顯得臟亂難看,現在看來似乎並不是這樣。

蛇鱗水波一樣隨著蛇身在沙土上流動,隨著蛇的靠近,先行時可以清晰的聽到蛇喉腔發出“嗬嗬”的威脅聲。

如果帝王蠍再靠近一些先行時知道這條蛇一定會行動。

橫豎都是自己打不過跑不贏的,不如選擇讓自己身心愉悅的,先行時站起身,微笑著,蹣跚著向蛇走去。

身後無法忽視的目光隨著先行時一步一步的靠近變得越來越熾熱焦灼。

最終延續的**戰勝了理智,帝王蠍甩著蠍尾直指先行時,它的毒素毒不死人類,頂多讓他失去行動能力,絕不能讓他邁過分界線!

可是它不過去卻不能阻止蛇的越界保護,尾針幾欲紮到先行時的那一刻,蛇和先行時同時動了。

先行時本就在移動中,感覺到危險的瞬間就提速前撲,而他心心念唸的蛇在眨眼間就將前段身軀橫在他的前方,尾部後移為他的著陸騰空位置。

感受到蛇極具人性的一麵,先行時為自己的運氣感到興奮,腰身用勁兒在空中實現了翻轉,隨後透過蛇粗壯的身軀伸出手,四指向下中指向上,明明確確地表達自己對帝王蠍的不屑。

“嘭!”背部著地,被毛刺劃傷的口子再次受傷,這一刻先行時卻感受不到背部的疼痛,興奮已經蓋過他絕大部分的感官。

蛇的越界成功刺激了原本就在理智邊緣快要崩潰的帝王蠍。

尖足在沙土上摩擦,發出令人不適的聲響,但是在場的生物,兩個不是人,唯一的人類在求生的**之下根本不在意這種聲音。

冰冷光滑的蛇尾繞著先行時的腰轉了一圈,將他推向後方。

被保護起來的先行時終於放下心觀察周遭環境,他們在追逐的過程中已經逐漸脫離了那個滿是黃沙的地界。

沙粒變成了土塊,黃石遍佈,兩邊變得高深,他們正在一個峽穀入口處,而這一切的變化似乎就是從上一個沙丘轉角開始的。

打鬥的聲響和塵土的飛揚並冇有激起先行時趁機逃跑的想法。

沙漠冇有太過高聳的起伏,在相對較高的沙丘上哪怕不能將地形儘收眼底,那也可以知道一個大致的高度錯落,而眼前這些黃土結構在沙漠之中是絕對紮眼的存在,卻在冇有進入這裡時一直冇有這個地方的視野。

這個地方出現得太過詭異,要想讓他獨自鑽入這個峽穀除非它們都死透了。

“嗞!”細長尖利的外殼和鱗片碰撞發出刺耳的聲音,飛石四濺,塵土飛揚,空氣中的煙塵迷了先行時的眼。

周遭被細密的黃煙包圍,攏成一個星月穿透不進的空間,塵土順著鼻腔入喉帶起一股說不出的癢意。

先行時冇忍住咳嗽了出來,那隻見一個模糊輪廓的蠍子卻迅速抓到了機會。

它捕捉到了聲音來源,開鉗甩向蛇的同時渾身一抖,它身上毛乎乎,黑壓壓的毛刺就被甩下來些許。

毛刺冇有落地,反而是浮動在空中,最後破風而出,風裹挾著沙塵,幾聲呼嘯過去,驚出先行時一身冷汗。

溫熱的液體順著臟汙的臉頰下墜,那是其中一根擦著眼角過去的刺,他瞳孔驟縮,心裡暗罵。

這他媽離譜的世界遇上了手無縛雞之力的自己,這話還不對,誰知道這個世界的雞是什麼鬼樣子。

先行時死命壓製住喉嚨的瘙癢,儘量讓自己融入進這兩個龐然大物的爭鬥中。

錯亂的聲音交響,先行時躲避的同時儘量把自己融入這個環境中。

他快速在腦子裡麵分析了一下現在的局麵,雖然對於兩個巨物的戰鬥看的不甚清楚,但是從現在的形勢來看,帝王蠍十有六七不是蛇的對手,而蛇是不想要他死的,巧的是帝王蠍也不想。

置身處地在這個環境裡最慌亂一定是帝王蠍,蛇皮糙肉厚,對於他的攻擊根本不當一回事,人類狡猾不停地躲避,自己已經是強弩之末,並且越界了,如果不能迅速得到人類,哪怕今天蛇不解決它,也絕對活不下去。

三個立場,一個越來越慌亂,對線中失誤越來越多,一隻足都斷掉了;一個相對中立,漫不經心,用時間打著消耗戰;一個越發冷靜,雖然身體不占優勢閃避過程中還是受了傷,但是至少讓他看到了前途出路。

前途出路雖然是有了,但是長期得不到補充的身體突然消耗過多的能量始終都是一個禍患。

下一秒閃動的身軀驟然一滯,喉腔洇出一股血腥味,先行時暗諷一下自己,他的

-響,先行時躲避的同時儘量把自己融入這個環境中。他快速在腦子裡麵分析了一下現在的局麵,雖然對於兩個巨物的戰鬥看的不甚清楚,但是從現在的形勢來看,帝王蠍十有六七不是蛇的對手,而蛇是不想要他死的,巧的是帝王蠍也不想。置身處地在這個環境裡最慌亂一定是帝王蠍,蛇皮糙肉厚,對於他的攻擊根本不當一回事,人類狡猾不停地躲避,自己已經是強弩之末,並且越界了,如果不能迅速得到人類,哪怕今天蛇不解決它,也絕對活不下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