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排泄物

26

而來的。我會一直陪在少爺的身邊,直到少爺的困擾消失。”哭泣不止的玨子攀到我的身上,將細長、雪白的雙臂搭在我的肩上,他難過地看著我提出請求:“柳姐姐,你可以吻吻我的額頭麼?”我微微蹙眉,將他搭在我肩上的雙臂輕輕拿下,拒絕了他:“不行。”眉眼低垂的玨子用指腹拭去眼角的眼淚,默默躺了回去,隻是這一次,他側身背對著我。不再與我對話。當漆黑籠罩整座宅屋時,我一身黑衣潛入玨子的房間,將陷入昏睡的他抱出房間,來...-

終日不見陽光的蒼白麪容上的那對小鹿般的眼睛正死死盯著我,躺在精緻、昂貴紫檀木雕花木床上的玨子支起上半身,他伸出一隻纖細的手臂招我過去。

我慢步走過去,坐於他床榻沿上,任由他將沉重的腦袋枕在我的雙腿上。

戴著白色綢麵手套的手輕撫他那散開的墨發,我低頭問他:“少爺,您又做噩夢了嗎?”

聞言,玨子緩慢抬起那張會讓人呼吸一滯的美貌臉龐,他此刻眉眼間充斥著哀愁與恐懼,甚至不自覺地流出眼淚。

“是的!不止如此,我甚至……開始聞見那夢中的臭味了!”

源源不斷的排泄物臭味正從玨子那一張一合的紅唇裡泄出,我藏於口罩背後的下半張臉無聲地嘲諷著玨子。

聲音卻在溫柔地安慰他:“我正是為此而來的。我會一直陪在少爺的身邊,直到少爺的困擾消失。”

哭泣不止的玨子攀到我的身上,將細長、雪白的雙臂搭在我的肩上,他難過地看著我提出請求:“柳姐姐,你可以吻吻我的額頭麼?”

我微微蹙眉,將他搭在我肩上的雙臂輕輕拿下,拒絕了他:“不行。”

眉眼低垂的玨子用指腹拭去眼角的眼淚,默默躺了回去,隻是這一次,他側身背對著我。不再與我對話。

當漆黑籠罩整座宅屋時,我一身黑衣潛入玨子的房間,將陷入昏睡的他抱出房間,來到普普人的豬院。

他們從小被府主買下,養在這間豬院裡,與豬為伴。他們的食物,是府主、主君、玨子的排泄物。由於主君在兩年前突發惡疾仙去,他們的食物開始減少份量。

便開始互相食對方的排泄物。

與豬一樣四肢肥白的普普人們個個不著衣衫,他們身軀肮臟、雙眼渾濁、牙齒髮黃。

當穿著華服、唇紅齒白的玨子出現在他們的視線中時,他們幾乎是迫不及待地張開嘴巴,如幼鳥般等待著父親的餵食。

“玨子少爺……玨子少爺……”

六個普普人同時圍了上去,他們為了爭搶玨子而發生爭吵、打鬥。

勝利者第一個品嚐玨子。

驚醒的玨子見到眼前的男人撲倒他,在他身上亂動,他崩潰地抱頭尖叫:“啊!又來了!噩夢又來了!”

得逞的勝利者摸著自己的肉,他雙眼放光地看著手掌上的汙臟,立刻貪婪地舔乾淨。

緊接著,第二個、第三個……

不堪折磨的玨子昏倒在豬圈裡,雪白的肌膚上沾染了豬的排泄物。這被男人們看見,他們再次貪婪地圍上去。

“好吃!好好吃啊!玨子少爺身上都是香的!甜的!”

這樣的事情一夜夜發生,玨子的病癒發嚴重。他甚至說不了話了,也無法吃正常的食物。

為了治玨子的病,我將一個普普人帶到他房間,讓他食用新鮮、熱乎的黃色物體。

無法接受這一切的玨子在鞭打下哭著吃下那東西。

而普普人則吃上正常的食物。

但那個普普人偷偷告訴我,他還是更喜歡吃玨子跟府主的排泄物。

那雙渾濁、蒼老的眼睛裡充斥著對府主、玨子的崇拜、渴望。

“玨子少爺,您想不想如廁啊?”

-減少份量。便開始互相食對方的排泄物。與豬一樣四肢肥白的普普人們個個不著衣衫,他們身軀肮臟、雙眼渾濁、牙齒髮黃。當穿著華服、唇紅齒白的玨子出現在他們的視線中時,他們幾乎是迫不及待地張開嘴巴,如幼鳥般等待著父親的餵食。“玨子少爺……玨子少爺……”六個普普人同時圍了上去,他們為了爭搶玨子而發生爭吵、打鬥。勝利者第一個品嚐玨子。驚醒的玨子見到眼前的男人撲倒他,在他身上亂動,他崩潰地抱頭尖叫:“啊!又來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